国内新闻 > 正文

美奉行反恐双重标准造成人道主义灾难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6日 09:5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公敌,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所面临的最严峻和紧迫的安全威胁。近年来,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在全球蔓延,给人类带来重大灾难。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全球就发生了1127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13000多人死亡。曾经活跃在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吸引了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的约25万名极端分子,随着恐怖组织的覆灭,这些极端分子的存在和跨境流动严重威胁到中东国家、原籍国的安全,也威胁第三国甚至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安全。面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威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团结起来打击恐怖主义既是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更是应尽职责。

  联合国以构建各国共同合作打击恐怖主义战略、实现国际反恐为目标,制定了《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60/288)等一系列制止恐怖行为的国际法律文书,为各国开展反恐行动提供了重要国际法基础。《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充分体现了各会员国一致反对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实施任何形式恐怖主义的坚定立场,以及采取行动防止和打击一切形式恐怖主义的坚定信念。在该战略具体内容中,联合国明确指出要围绕根除滋生恐怖主义的条件,防止和打击恐怖主义,加强各国反恐能力和联合国作用,以及在反恐中尊重人权和实行法治这四个支柱领域制定落实措施。

  近年来,国际反恐事业不断取得重要成果,但远未取得最后的胜利,恐怖活动带来的现实威胁也并未得到有效消除,在不少地方甚至出现愈演愈烈的势头。据有关机构统计,2015年至2016年,包括恐怖活动在内的武装暴力事件由18987起增至24202起,增长25%,达到了十年前的数十倍。国际社会日益认识到单纯依靠武力反恐措施来阻止暴力极端主义的蔓延远远不够,反恐斗争不能局限在基于武力的肉体消灭战术,更需要在现有的“硬”措施基础上,建立预防的“软”手段,采取更为全面的方法,有步骤地消除产生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因素。真正发挥预防性工作的作用,持之以恒消除贫困、失业和缺乏就业机会等形成暴力极端主义的因素,根除滋生恐怖主义的条件,以及在反恐中尊重人权和实行法治。

  国际反恐斗争之所以难以取得最终胜利,根本原因在于一些国家在反恐问题上屡屡采取双重标准,将反恐作为服务本国利益和意识形态的政治手段,以反恐作为干涉他国内政的廉价借口。这种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行径,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的认定和打击上,基于一己私利,将是否符合自身利益需求作为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一边不计后果、不择手段打击某一恐怖势力,另一边却纵容、袒护甚至支持另一些恐怖分子、恐怖组织。二是一边打着“保障人权”“宗教自由”等幌子对他国反恐行动横加指责,甚至动用“长臂管辖”进行无理干涉,全然不顾国际反恐大局,另一边却以反恐为名,为自身大规模监控民众,为在他国制造的滥杀无辜、宗教迫害等人道主义灾难公然开脱,并导致恐怖主义的进一步滋生。

  “9·11”恐怖袭击以来,恐怖主义给包括美国民众在内的全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伤害。美国政府理应同国际社会一道共同谴责和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加强反恐合作,真打恐,打真恐。但是,受冷战思维和霸权主义影响至深的美国政府,却执意在反恐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不仅在认定和打击恐怖分子、恐怖组织的问题上持明显偏见,更是对一些恐怖势力态度暧昧,充当某些恐怖势力的幕后“操盘手”和最大“金主”;不仅不对发生在非盟国的恐怖袭击作客观表态、予以谴责,反而以“宗教”“人权”等名义肆意批评指责他国反恐行动和人权、宗教状况;不仅不对自身展开所谓“反恐战争”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滥用法律监控民众的行为反省忏悔,反而以“民主斗士”“人权卫士”等名号以及境外作战的“严谨”“高效”而自我陶醉。

  资助“东突”恐怖势力。“东突”为“东突厥斯坦”简称。20世纪初,部分狂热的新疆分裂分子与宗教极端势力,编造了一套“东突厥斯坦独立”的“思想理论体系”,将“东突”一词进一步政治化,打着“东突”的旗号,形成“东突”势力。长期以来,“东突”势力不断制造分裂活动,在境外一些势力的怂恿、支持下,制造动乱,滥杀无辜,企图分裂国家建立所谓“东突厥斯坦”国。20世纪90年代以来,受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的影响,境内外“东突”势力转向以实施暴力恐怖为主要手段进行分裂活动,“东突”势力的恐怖性质逐步为全世界所认识。近年来,“东突”势力为逃避打击,打着“民主”“人权”“自由”的幌子,极力洗刷恐怖罪名,变换手法继续从事反华分裂活动。2004年,“东突”势力在境外拼凑成立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在组织章程中明确提出分裂主张,并于2012年删除了章程中关于“抵制和谴责违背国际法的恐怖活动”的条款。该组织前“主席”热比娅,曾犯有危害国家安全罪和逃税罪,是被中国司法机构起诉的罪犯。现“主席”多里坤·艾沙是中国政府公布的恐怖分子,曾为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通缉对象。该组织以所谓“人权、民族、宗教”等为借口,颠倒事实,到处散播极端言论,大肆煽动民族仇恨,同情和支持恐怖分子,更是在境外不断煽动恐怖分子对中国实施恐怖袭击,是2009年乌鲁木齐“7·5”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幕后黑手。就是这样一个既无群众支持,又无任何合法性可言,只能对国际反华势力“摇尾乞怜”的反华分裂组织,却能够在美国境内肆意从事反华活动。长期以来,美政府明里暗里为“世维会”活动提供便利,一方面竭力将热比娅打造成所谓“人权斗士”,为其骗取奖项四处奔走,美政要甚至公然接见其头目热比娅和多里坤·艾沙,宣称关注“维吾尔族的人权问题”。另一方面暗中支持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常年为“世维会”提供资助,更纠集有关智库学者开展所谓“新疆问题”研究,为其操纵“世维会”等“东突”势力“以疆制华”出谋划策。

  释放“东突”恐怖分子。“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2002年9月11日被联合国安理会认定为恐怖组织。同年,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就已将“东伊运”列入与“基地”组织有密切联系的恐怖组织名单。但是,美国在处理该组织的恐怖分子时,却把在阿富汗战争中抓获的一批中国籍“东伊运”恐怖嫌犯称为“非战斗人员”,并试图将他们释放。自2006年起,美国先后将一些恐怖嫌犯转移至不同国家。2008年,美国拒绝了中国提出将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17名“东伊运”恐怖组织的恐怖分子遣返回国的要求。2009年,美国不顾中国反对将4名“东伊运”恐怖分子移交英属百慕大群岛。2014年,美国再次向斯洛伐克移交在关塔那摩关押的3名“东伊运”恐怖嫌犯……

  对恐袭事件态度漠然。2013年6月26日,新疆鄯善县一伙17人组成的暴恐团伙,先后袭击了当地公安派出所、镇政府、商店等,持刀疯狂砍杀公安民警和无辜群众,造成24人死亡。事件发生后,一向以反恐义士自居、秀伤疤博取国际舆论同情的美国,竟然把新疆发生的暴力恐怖活动称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开始”,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表态中甚至批评和指责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2013年10月28日,3名暴恐分子携带31桶汽油、20个打火机、5把长短刀等作案物品,驾驶吉普车闯入北京天安门东侧行人便道,疯狂冲撞游客及行人,并点燃车内汽油,造成2人死亡、40余人受伤。对于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美国官方在公开表态中拒不认同中方关于恐怖袭击事件的定性,美国主流媒体CNN甚至对涉案恐怖分子表示同情。美国务院发布的《2013年国家反恐报告》称中国政府没有提供详细的证据让第三方予以证实,并表示不同国家对恐怖主义有不同看法。2014年3月1日,中国云南省昆明市火车站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一伙蒙面暴徒在火车站挥刀砍杀无辜群众,造成31人遇难、141人受伤。现场证据表明,这是一起严重暴力恐怖事件。然而,对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美国驻华使馆在其官方微博中轻描淡写地称其为“暴力行为”,避重就轻地评述杀戮“毫无意义”。在中国表达严重不满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发言人才于2天后称接受中国对袭击事件是“恐怖主义行径”的定性。

  纵容支持恐怖暴行庇护恐怖分子。2005年,参与制造了古巴民航客机爆炸案、哈瓦那旅游饭店爆炸案,造成70余人死亡并图谋暗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恐怖分子波萨达·卡里莱斯偷渡进入美国,委内瑞拉政府照会美国政府,要求根据双边引渡条约,逮捕并引渡波萨达。古巴政府也强烈要求美国将波萨达绳之以法。但对这些正当要求,美国当局先是拒发评论,而后否认知道波萨达的去向,最后竟说波萨达藏身美国的说法是“编造”的。然而,波萨达的律师确认,波萨达就隐身美国佛罗里达,而且已经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避难。2014年,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穆阿利姆曾公开指责美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指出美国在向一些所谓“温和的”叙利亚组织提供资金、武器和培训,助长暴力和恐怖主义,以延长叙利亚危机,破坏政治解决危机的基础。

  侵犯民众基本权利。据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美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以“反恐”为名,开展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直接接入9家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心服务器,挖掘数据以搜集情报。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9家公司参与了这一项目。这项高度机密的项目自2007年实施以来从未对外公开过。通过接入互联网公司的中心服务器,情报分析人员可直接接触所有用户的音频、视频、照片、电邮、文件和连接日志等信息,跟踪互联网使用者的一举一动以及他们的所有联系人。2017年,美国出台一份名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的行政命令,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等七国公民入境美国,所涉七国均是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的国家,被媒体和民间团体称作“禁穆令”。这种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国家、地区和宗教相关联的做法,引发美国国内外大量人士和团体的反对和指责。

  造成地区局势动荡和严重人道主义灾难。2001年10月7日,美国发动所谓“反恐战争”,宣布对阿富汗开展军事行动,并通过美国爱国者法案。美国以反恐为名,发动阿富汗战争,致使阿富汗地区的战乱已持续了18年之久。连年战乱使得阿富汗民不聊生,全国54.1%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下。联合国报告显示,2018年,共有近4000名阿富汗平民在各类冲突中死亡,创2009年以来新高,约24%的伤亡归因于美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军队空袭。2018年,美军在阿富汗空袭超过6800次,创过去6年之最。今年以来,阿富汗形势不断恶化,对阿富汗平民来说,和平仍遥遥无期。2003年,美国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恐怖分子为由,单方面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美国以反恐名义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导致数以万计的平民无辜丧命,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流离失所。美国布朗大学的研究人员指出,自2001年“反恐战争”开始以来,美军共造成了48万人死亡,而其中24.4万人是“和平居民”。

  不断催生新的恐怖势力。美国在反恐领域秉持双重标准,一方面以反恐名义大打出手,对不服从美国的政权强力打击;一方面纵容包庇,暗中支持一些国家中带有恐怖主义色彩的反政府武装。其结果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地区平衡难以恢复,而有关武装分子摇身一变,以恐怖手段追求自己的政治目标,成为恐怖组织。“9·11”之后,以本·拉登为首的“基地”组织成为美国反恐战争的头号敌人,而“基地”之所以能成气候,与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在冷战后期对其的纵容和扶持不无关系。其后,在叙利亚内战中迅速成长壮大起来的ISIS极端组织,其始作俑者也是一意孤行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美国,是美国中东政策负效应累加的必然结果。

  美国在所谓的“反恐行动”中对城市狂轰滥炸以及造成无辜平民死亡等违反国际法、践踏人权的行为,都会被恐怖分子当作招揽新成员的借口,制造一轮又一轮的暴力。对恐怖势力的纵容,也必然招致更为惨痛的灾祸。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血的事实警示人们,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损害世界和各国人民的利益,必须摒弃“双重标准”,予以坚决打击。对恐怖分子采取“双重标准”,必将作茧自缚,也将给国际社会带来巨大危害。

  国际反恐研究课题组

(编辑:刘莉莉)
关键词:
网站地图 0135金沙官网登入 金沙投注线上登入 澳门新金沙娱乐平台登入
申博怎么下载 太阳城申博官网登入 太阳城申博娱乐网站 申搏官网游戏
彩运来网址登入 云鼎彩票开户 太阳城开户代理 聚富彩票app下载
澳门金沙网场登入 澳门金沙网场登入 澳门新金沙官方网站登入 金沙集团直营登入
金沙投注导航登入 金沙国际娱乐平台登入 金沙游戏娱乐登入 金沙注册送288登入
67ib.com 162SUN.COM 11sbsg.com 701SUN.COM 986ib.com
999sbib.com S618R.COM 651SUN.COM 183XTD.COM 1112126.COM
988xsb.com 11sbmsc.com 858XTD.COM 96jbs.com 1113889.COM
181ib.com 788XTD.COM 231SUN.COM 177TGP.COM S618T.COM